使用微信“掃一掃”
掃描以上二維碼
即可分享本文至“朋友圈”

三大舉措推進京津冀綠色發展

發布時間:2017/08/19      瀏覽次數:473       標簽: ?澳萊斯壁掛爐  

實現京津冀協同發展,是面向未來打造新的首都經濟圈、推進區域發展體制機制創新的需要,是探索完善城市群布局和形態、為優化開發區域發展提供示范和樣板的需要,是探索生態文明建設有效路徑、促進人口經濟資源環境相協調的需要,是實現京津冀優勢互補、促進環渤海經濟區發展、帶動北方腹地發展的需要,是一個重大國家戰略,要堅持優勢互補、互利共贏、扎實推進,加快走出一條科學持續的協同發展路子來。

——2014年2月26日,習近平聽取京津冀協同發展工作匯報時的講話

圖片18

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是我國區域發展的重要戰略,也是構建世界級城市群的關鍵。其中,綠色發展對京津冀協同發展至關重要。當前,人口與資源環境關系緊張,特別是大氣污染問題突出,已經成為京津冀城市群發展的重大“短板”。從根本上實現經濟發展方式的綠色轉型,改變目前城鎮化失衡、產業結構偏重和能源結構過度依賴煤炭的狀況,需要加大力度多措并舉、標本兼治。

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緩解人口膨脹引發的“大城市病”

北京目前面臨的大氣污染、水資源短缺等“大城市病”,其“病因”就在于功能和大量優質資源的過度集中導致人口快速膨脹。10年間,北京常住人口增加了500萬人,相當于一個特大城市的人口。特別是北京中心六個城區以全市8%的面積集聚了全市近60%的常住人口、近72%的就業人口。
同一時期,北京機動車保有量從240萬輛快速增長到接近550萬輛,大量污染物排放,使北京陷入“人多—車多—尾氣排放多”的污染路徑,影響城市發展質量和居民生活品質。統計顯示,京津冀及周邊地區的機動車保有量占全國總量比重高達28%。根據目前京津冀各地公開的霧霾分析結果,機動車尾氣排放已經成為空氣污染的重要來源,北京、天津、石家莊的機動車污染分別占本地排放源的31.1%、22%和15%。同時由于中心城區功能與人口的過度集中,極易造成交通擁堵,而汽車在低速行駛狀態中的排放水平要高于正常行駛狀態。
人口的快速增長也帶來水資源短缺。2016年,北京人均水資源量為161立方米。盡管南水北調后,北京的水資源總量與前幾年相比有所提升,但依然不足全國人均水平2039立方米的十分之一,遠低于國際公認的人均500立方米極度缺水警戒線。
國際經驗表明,日本東京、韓國首爾和英國倫敦等首都城市也曾面臨因中心城區人口過度膨脹而引發交通擁堵、空氣污染等嚴重“大城市病”?!疤鋈ソㄐ鲁恰?、發展周邊衛星城成為緩解“大城市病”的有效應對之策。東京自1958年起共制定了五次首都圈整治規劃,逐步形成“中心區—副中心—周邊新城—臨縣中心”的城市結構。
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必須牽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這個“牛鼻子”。以解決北京“大城市病”為基本出發點,改變北京功能和人口過度集中在中心城區而周邊區縣發展不足的失衡局面。一是進一步合理疏解非首都功能,推動不適合北京政治、文化、國際交往、科技創新“四個中心”定位的產業向外疏解,實現人隨功能、產業走;二是要發揮北京的輻射和帶動效應,在北京中心城區周邊發展一批宜居宜業的衛星城,作為承接產業、機構和人口的載體,形成“多核多圈層”的城市結構。同時著力構建現代化交通網絡系統,加快構建快速、便捷、高效、安全、大容量、低成本的互聯互通綜合交通網絡,重點發展軌道交通,打造“軌道上的京津冀”。
中央決定建設雄安新區,既是意在探索人口經濟密集地區優化開發新模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緩解北京“大城市病”,也是打造京津冀經濟發展新增長極的需要,將為城市發展探索新的發展路徑,對實現區域內的合理分工與協同發展,城市功能的疏解、承接等也將起到示范作用。同時,雄安新區也要以綠色作為新區發展的“底色”,立足已有生態環境基礎相對優勢,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打造綠色、森林、智慧、水城一體的新區。優先加強生態建設,嚴格區域環境保護,劃定生態紅線、永久基本農田和城市開發邊界,加強耕地保護,加大造林和濕地恢復力度,保護好白洋淀豐富的水資源,構建藍綠交織、清新明亮、水城共融的生態城市。

圖片19

推進河北產業有“退”有“進”,實現綠色轉型

從大區域視角看,京津冀產業結構偏重。特別是河北省第二產業占比達47%,鋼鐵工業增加值占規模以上工業的比重超過四分之一,鋼鐵產量超過2億噸。鋼鐵產能過剩既是結構調整的“痛點”,又是環境治理的“難點”。
對此,要運用市場化、法治化手段,加大化解河北鋼鐵行業過剩產能的力度,對長期虧損的產能過剩企業實行關停并轉或剝離重組,根據市場需求有序釋放安全高效的先進產能、堅決淘汰落后產能、嚴格控制新增產能。同時,要把保護環境作為產業結構調整的“利劍”,嚴格執行環保、能耗等相關法律法規和標準,建立產業結構調整負面清單,堅決取締、搬遷或改造不符合國家環保標準的“三高”企業和違法的“小散亂污”企業。將環境成本納入企業生產成本,倒逼傳統產業向環境友好型產業轉型;通過“以獎代補”和稅費減免等手段激勵傳統制造業綠色轉型升級,轉變以高污染為代價的發展模式。
在河北產業結構調整的過程中,應著重處理好“退”與“進”的關系?;谛郯残聟^較好的生態環境基礎與區位條件,建議推進其承接北京高端產業轉移,走與京津差異化的產業發展道路,有針對性地培育和發展低能耗低污染的戰略性新興產業,改變河北產業結構偏重局面,彌補高端產業發展不足的缺陷。
在京津冀區域成立雄安新區,承載的使命就是創新。要把創新驅動作為雄安新區發展的基點,加快制度創新、科技創新,完善創新創業環境,構建跨區域創新資源共享服務平臺,集聚創新要素資源,發展知識經濟和高端產業。

圖片20

轉變能源消費結構,實現清潔能源替代

長期以來,以煤炭為主的能源消費結構是京津冀環境污染的重要原因。據統計,京津冀地區年煤炭消費量近4億噸,約占全國的14%,煤炭占一次能源消費的比重超過88%,高于全國平均水平約20個百分點。冬季取暖期是燃煤消耗的高峰期,大氣污染程度、重度污染天數要遠高于其他季節,成為大氣污染治理的一大難點。統計顯示,2016年京津冀取暖季的PM2.5平均濃度為122微克每立方米,比全年平均水平高71.8%。
從燃煤結構上來看,點多、量大、面廣、分散,減排難、監管難是其顯著特點。京津冀目前散煤利用量大約有4000萬噸,1噸散煤排放的污染物相當于10噸以上電煤的排放,散煤燃燒成為造成霧霾天氣的主要原因之一。推動綠色發展,就要實行能源總量和強度的雙控,從源頭上減輕京津冀能源結構中對煤炭的過度依賴,加大煤炭清潔高效利用。
堅持“用好煤”,不斷強化商品煤的質量管理,推廣使用優質煤、潔凈型煤,拓寬洗選動力煤市場,嚴格限制劣質煤的進口、生產和使用;深入推進煤企清潔轉型,探索發展潔凈煤技術,提高煤炭利用效率,減少燃煤污染物排放;推動煤改電、煤改氣、煤改生物質能的實施。
同時積極推進新能源革命,實施清潔能源優先發展戰略,加快發展風能、太陽能、生物質能、水能、地熱能等。在京津冀地區推進以電代煤、以氣代煤等重點工程,加快“禁煤區”建設,推動傳輸通道“2+26”共28個城市實現煤炭消費總量負增長;加大散煤治理力度,全面推進冬季清潔取暖;推動電熱聯動,充分利用工業低品位余熱、地熱能等,推進城鎮一體化、農村家用電氣化和取暖新能源替代。

熱門資訊

服務是健泰產品質量的延伸,健泰產品一切為了您。

精品国偷自产在线